• <big id="uiarp"></big><p id="uiarp"></p>

    <track id="uiarp"><ruby id="uiarp"><menu id="uiarp"></menu></ruby></track>

  •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評論 > 正文

    李顯福:生活淬煉的珍珠 ——讀王雨散文集《心泉》偶得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李顯福    日  期:2023年12月27日     

      這些年,散文特別繁榮。

      這里說的散文不是除小說、詩歌、戲劇以外的廣義散文,而是特指敘事寫景融入作者情感的長者上萬言,短者數百言的散見于報刊、網絡的窄義散文。毫不夸張地說,我幾乎每天都在讀它,但好多都是一晃而過,看了開頭基本就知道后面的敘事和結尾。那些稍微吸引我,花時間讀完全篇的,到頭來,不少也是幾無收獲,猶如強迫自己喝了半杯白開水,就連那些故作高深,遣詞造句充滿“高大上”的,結果往往也是大而無當,多為花里胡哨的空泛。

      評論家李敬澤曾說過:“散文的精神在于自由,任何無法用明確文體表述的文章都可歸為散文。但是,散文也有它的標準,那就是在文章中見到自由而誠懇的靈魂!比绻源藶闃藴,那些“白開水”的散文里則無“自由而誠懇的靈魂”。

      近讀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王雨的散文集《心泉》,很為其中的一些篇什感佩:

      《奪食的海鷗》記敘作者到澳大利亞悉尼參加第十二屆世界超聲醫學大會做專題學術報告,會議在集港口、超市、公園于一體的達令港的“悉尼會展中心”召開。還沒有到報道時,就在會場外咖啡店最外邊近于露天的座位上休息,要了三明治充饑,一邊欣賞近在咫尺的大海和可愛的海鷗。服務生送來小盤盛的三明治,正要大快朵頤,他不放心行李,走動幾步去拉來挨近自己。一瞬間,海鷗就將他的三明治叼去一半,他趕緊抓住剩下的一半咬了一口。被叼去的那一半撒落地上,幾只海鷗大搖大擺啄食,另有兩只海鷗飛上身邊的繩索圍欄,目視小盤里剩余的三明治,隨時準備口中奪食。就在他看大家無奈地笑、分散注意力時,剩余的三明治飛走了。會議間隙,他又出來看海鷗,因他手中無食物,海鷗們便自顧嬉戲。由此,作者寫道:“人與海鷗如此和諧共處,共處得海鷗們趾高氣揚。國內也有許多人鳥和諧共處的場所,不過多數是人工飼養的鴿子!币痪浯髮嵲,給予讀者無盡的想象。

      《猴島與海街》記敘大年初二,作者隨家人去海南陵水縣猴島看獼猴。初進猴島,獼猴隊長會率領高舉旗幟的猴兒們迎賓,在“浴圣池”里展臂迎客。有散耍的猴兒在路邊安坐等食,管猴人哨聲一響,便有猴兒躍到游客的身上頭上,或直立或盤坐,供其拍照。有獼猴騎自行車、翻跟斗表演,前提是要當場付費或者是費用已包括在了門票內。舞臺上那耍猴人沙聲問,到底是人耍猴,還是猴耍人?游客排隊等候索道下山時,一猴兒“嗖”地從房梁上躥下,奪一男游客正吃的涼粉,毫無懼色與內疚。景點方面鑒于此,在這猴島上修有一些籠子,專供游客們“躲在”籠子里吃食,無懼無疚的猴兒們便只有望籠興嘆了。作者寫道:“人在籠中,猴在籠外,猴島一絕!笔谷巳炭〔唤,會令人浮想聯翩。

      《嘉陵碧翠》記敘作者一家三口興致勃勃去游鵝嶺公園。沿著嘉陵江邊的公路上山,路過他兒時生活過的山巖上的嘉陵新村,心情就激動。如今,這里及周遭的巨大變化,久住小區高樓的他不僅懷念昔日“那沿江的碎石子公路,那叮當鈴響的馬拉車,那滿坡的層層濃綠,那陡峭的三百梯和梯道兩旁的夾竹桃樹,那當年的幼兒園,那篾墻小瓦屋和亂墳山,那俯沖向江面又飛旋到半坡的鴿群和嗚嗚的鴿哨聲”。兒子不屑:你還想住到那窄小的蔑墻瓦屋中去?你還想去爬那累人的三百梯?作者老實承認,這會兒就想。然后順勢寫道:“人呢,就是《圍城》里說的,城里的人總想沖出來,城外的人又總想沖進去。住膩了高樓大廈的人們崇尚鄉間小屋,坐慣了汽車的人們總想去郊游登山!睆囊患胰说闹苣┯瓮,引出了許多人們都在面對的這個問題。自錢鐘書在《圍城》里將人類生活中的這一現象提出后,幾乎成為一個哲學現象,婚姻戀愛、工作居住等,莫不如此。

      《小酌》記敘的是作者外出歸家,老伴兒外出避暑去了,電話問兒子,兒媳帶孫女假日游玩去了,住在不遠的兒子回來和父親一道在小區外邊的小食店午餐。父子倆各自要了自己喜歡的吃食。喝酒吃菜,作者才想起,這是第一次跟兒子小酌,遂請服務員幫忙拍照,趁興發了條微信。微信一發,竟然刷屏。小酌引出作者與兒子少有的平心談話。父子見面少,兒子說的話也少。過去,跟兒子談話,總說他不努力,多有指責。今天,借這小酌,就舉杯表揚了兒子,但依舊少不了父親的教導。最后作者感嘆道:“少不了的,可憐天下父母心!边@云淡風輕的幾個字肯定會讓讀者、特別是身為父母的讀者推人及己,不勝感慨。

      這些文章短小精干、語言直白,不賣弄、不夸飾,從一些家長里短、兒女情長以及行色匆匆的片段描繪中折射出某個哲理、某種人生感悟、某種為人的心態……顯如話家常的語言勾勒出一幅幅靈動的畫面,讓讀者在這些文字的牽引下不經意受到感染,咀嚼回味,受到啟迪。

      毋庸諱言,這些篇什看似作者即時的文字記錄,或細膩的娓娓道來,或簡略的勾畫了了,似乎有些輕描淡寫,但字里行間流露出來的卻是作者經過自己周而復始的生活,日積月累的淬煉,在某一時刻、某一地點,由于受到電光石火般的撞擊而自然而然地噴發成文字,一氣呵成的。不難想象,如果沒有生活的淬煉,不管什么撞擊,也噴發不出來,即使不得已而為之,絕對成不了珍珠。

      虛構作品都要追求巧構,用起伏跌宕的情節緊緊抓住讀者,往往結局都是意料之外,仔細推究,又在情理之中。散文不是虛構作品,但同樣應追求巧構,也要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這些長不過兩三千字的文章,充滿哲理似的感悟都是在其他如水般流淌的文字之中,水到渠成的。

      堪稱散文大師的“荷花淀派”的創始人孫犁曾說:“小說家里可以出現職業作家,虛構編故事,可以不斷寫。而散文則無法多寫,因它與個性體驗和閱歷有關,不能虛構,必須寫真實的生活。經歷未必有價值,從經歷中體驗到的獨特感悟才有價值!

      竊以為《心泉》中的這些篇章就是作者“從經歷中體驗到的獨特感悟”,是長期生活積累中淬煉出的“珍珠”。


    (發表于2023年12月19日《中國作家網》,2023年12月14日《重慶日報》))

    亚洲中文娱乐网22vvvv,国产综合亚洲区第一页,中文字幕 第一页 麻豆
  • <big id="uiarp"></big><p id="uiarp"></p>

    <track id="uiarp"><ruby id="uiarp"><menu id="uiarp"></menu></ruby></track>